EN

阮殿蓉 ---讓時光為普洱駐顏

勐海茶廠 走馬擔重任

微信圖片_20191223163443

        出生于云南昭通的阮殿蓉在大學期間主修法學,畢業后分配回原籍,原本應該成為一名“ 律政俏佳人”的她,人生軌跡最初和普洱茶是兩條平行線。然而,命運卻為她埋下了更多伏筆。后來,阮殿蓉因為工作緣故, 由滇西北轉入滇西南,這才有了她和普洱茶命中注定的際遇。

        少年時的阮殿蓉,家境優渥,她童年的記憶里已然彌漫了普洱茶的香氣。從小就在母親供職的供銷社里玩耍,柜臺櫥下便多見餅、磚、沱之類的普洱茶商品,這些形狀各異的普洱茶被她隨手拿來把玩。父親在運輸公司做調度,常年運轉于各個茶產區和宜賓、自貢、內江、成都等地, 也會經常把這些茶區的茶葉帶回家,跟著父母喝茶,已經成為她很日常的一件事。

        在大學,阮殿蓉與出生云南鳳慶的先生結緣。先生的祖上與普洱茶淵源厚重, 外祖家世居茶馬古道重鎮魯史,曾經開辦過茶莊“ 俊昌號”,這些因素都成了她親近普洱茶的觸媒?;楹鬄榻鉀Q分居問題, 她隨著先生由家鄉轉調到了當時云南茶葉最大產區的勐海工作。與所學專業對口, 任職于勐海一家中外合資企業振思鐵合金廠,初為人妻的阮殿蓉那時候心心念念的生活,也無外和其他普通女性一般,相夫教子,做個賢妻良母。忽然一天,一紙委任狀,將她的余生和普洱茶緊緊聯結。

        1998 年11 月,30 歲的阮殿蓉被西雙版納州正式委任命為第六任勐海茶廠廠長。和所有前任勐海茶廠廠長們不同,此次上任,她是臨危受命接手嚴重虧損,瀕臨閉廠的勐海茶廠。阮殿蓉至今還記得當時的勐??h委書記委以重任時,望向她的眼神, 凝重而又期待:“ 書記當面指示我說‘ 政府深知勐海茶廠的現狀,你既是法學出身, 又學習過財務。該關就關,該破產就破產, 該停就停。’其實,政府就是希望能有一個既懂財務又懂法律的人,以合法手段關閉勐海茶廠。當然,做得好了,那是‘ 老樹疙瘩發新芽’。言下之意,死馬當作活馬醫,即便我無法力挽狂瀾,也不會被追究任何責任。”阮殿蓉帶著淡然的微笑說起這段往事。

        勐海茶廠在國家取消茶葉統購統銷制度之后,一時之間還沒有適應新的經濟環境,這樣一個擁有悠久歷史培養出眾多普洱茶匠人的國有茶廠,我覺得就這樣倒閉關門實在是太可惜了。”
阮殿蓉不想成為勐海茶廠歷史上的“ 終結者廠長”,她開始思索著是否能通過自己的努力,讓勐海茶廠“起死回生”。

        阮殿蓉接手之時的勐海茶廠,財務狀況非常糟糕,似乎回天乏力。她回憶說, “ 前幾任廠長為了轉型,也開辦了機磚廠、玩具廠、啤酒廠,可均以失敗告終。到我 接手的時候,等著我的是一個爛攤子。當 時茶廠銀行賬面只有 8000 元現金,對外欠款(主要是茶農)多達 1500 萬,廠部只有兩臺機組,整個經營狀況捉襟見肘,想要扭轉這個局面,實在太難了。”阮殿蓉在了解了勐海茶廠的整個財務狀況之后感到非常沮喪。入行之初即面臨如此困境,仿佛身入一片荊棘叢林,但秉性不服輸的阮殿蓉深知“窮則變,變則通”。

微信圖片_20191223163439

        經廣泛深入調查,歷時 12 天跑遍勐海茶廠東北、西北、華南等傳統市場,她發現 占據生產線大頭的滇紅、滇綠不僅質量不達 標,且每產出1 公斤反虧損1-2 元,傳統的大益牌普洱才是茶廠的核心競爭力。阮殿蓉說: “ 發現這點之后,我當時毅然決然地關停 CTC 紅碎茶和綠茶生產線,重新開始投入普洱茶 生產,當時普洱茶只占實際產能的 20 %,不過 600 噸產量。這個舉措實行之初,各方面壓力非常大。因為當時勐海本地乃至全省老 百姓根本就不喝普洱茶,更不知道它在港澳 地區聲名鵲起。”當時的普洱茶生產車間靠近 職工住宅區,生產流程不規范,工人甚至在 車間抽煙,衛生標準全然不符食品安全。從 此,阮殿蓉將注重普洱茶生產環境作為第一 要則,對于普洱茶衛生要求近乎嚴苛,這個 要求也一直延續到后來她做六大茶山品牌。

        在1998 年的員工大會上提出重建勐海茶廠企業文化、重塑企業形象、重鑄企業精神三個理念。為了實現這三個理念,要從抓標準化生產做起。

        當時,信息的不對等造成茶廠的員工不僅對于標準化生產完全沒有概念,而普洱茶“ 越陳越香”的理念對他們來說,簡直是天方夜譚。追溯起來,其實阮殿蓉本人也頗多受惠于臺灣學者鄧時海先生對于普洱茶的 著述。當初跑市場調查,在廣州芳村因人介 紹,發現書中提及的很多普洱茶藏品都出自 勐海茶廠。普洱茶產于云南,流轉于香港, 光大于臺灣,當群體意識處于蒙昧階段的時 候,她是比較清醒的一員,然而,如何喚醒 這批人根深蒂固的觀念呢?她煞費苦心,遠 道從臺灣力邀鄧時海,以及云南農大茶學院 教授邵宛芳女士等學者,在茶廠開設講座, 意圖從科學的角度解讀普洱茶潛藏于時間 之中的價值,但只有少數人認同這些觀點。“ 當時很多人都不理解我為何這樣做,很多人甚至認為我是‘ 想錢想瘋了’,他們對普洱茶的定位還一直停留在原始傳統階段,滿 足于普洱茶作為原料產地而已,我想改變這 個現狀。”她說。
、
        對阮殿蓉而言,關閉勐海茶廠十分容易, 清算財產之后走法律流程就可以了,可是她就想逆流而上。為了讓勐海茶廠重新煥發新的生命力,阮殿蓉扶持并返聘老員工,尊重傳統工藝,整理重建勐海茶廠檔案,恢復了勐海茶廠老字號 7592、重制 73 厚磚,在1999 年率先大力推行有機茶認證。

      “ 我當時做這些事,可以說是非常大膽和創新了。當時自己還年輕,做這些事之前,我還專門跑去請教已經退休的老廠長鄒老和盧老,鄒老認為改革之后的勐海茶廠,能夠擺脫束縛,一展拳腳。二老對我表示全力支持。”有了二位老廠長的支持,她帶著滿滿的底氣,重新開啟勐海茶廠定制系列,推出的陸羽班章、白菜班章、99 綠大樹等后來都成為普洱茶的經典產品。后期,借 99 世博會,澳門回歸等契機,開創了紀念餅茶,推出建國 50 周年、勐海茶廠建廠 60 周年紀念餅。“ 我在很早的時候,就提出了普洱茶可溯源體系。六大茶山品牌也是可溯源體系的最早的踐行者。提出普洱茶防偽認證,限量生產,在包裝上注明編號、收藏公證書、轉讓背書、收藏證明,這樣做,能夠讓普洱茶真正做到規范化生產。”往事已矣,阮殿蓉現在所有的心思,都是如何做好現當代普洱茶企業,并成為典范。

        不可否認,這位女性在普洱茶行業里走在了大多數人的前頭。除了上述作為, 阮殿蓉對普洱茶另一個重要貢獻是“ 把普洱茶提升到人文層面”。為了推動普洱茶產業的發展,她在民間不遺余力地為普洱茶造勢,推廣普洱茶品牌。為了對普洱茶重新做出解讀認知,阮殿蓉邀請云南著名作家雷平陽執筆撰寫,組織出版《普洱茶記》,這本以勐海茶廠歷史為主線,充滿詩意的文人作品至今仍然是普洱茶書中的經典讀本。

        另一方面,她通過現代管理手段,靈活的營銷手腕,在短短兩三年間,阮殿蓉令勐海茶廠扭虧為盈,枯木逢春,并在2001 年突破十年來的最佳業績。事實上,80 年代末期眾多的國有企業在長期的計劃體制下積重難返,大半面臨發展弊端,勐海茶廠便是特殊時期這批企業的一個縮影, 隨著改革開放深入內陸,國企改制的趨勢顯得呼之欲出,此時,接任廠長一職的阮殿蓉大膽革新,迎合了時代發展潮流,可說除了個人因素,也是歷史的選擇。

        阮殿蓉以食品衛生標準進行規范化生產,在許多方面都做了開創性的探索,不僅在當時行之有效,在今天看來,都是深具前衛意識的。之后的故事,勐海茶廠經改制后光大門庭,成為云南普洱茶首屈一指的龍頭企業大益集團的茶廠,他們在提及阮殿蓉的時候,不吝溢美之詞,直言是她把勐海茶廠帶入普洱茶時代。

傳承古今 起六山于一脈

        正當勐海茶廠的改革初見成效,業界及當時的媒體無不寄予厚望,這個時候, 阮殿蓉卻因個人原因決議出走勐海,繼而創辦自己的品牌:“六大茶山”。

        2002 年 1 月,阮殿蓉帶著萬般不舍, 離開了勐海茶廠。據她回憶,當時離開勐海茶廠,心中十分難受,暗自落淚很多次。在她重新整頓勐海茶廠期間,并肩作戰的員工們與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她至今都記得,連續忙碌了好幾個月,有一天,拖著疲憊的身體打開辦公室,發現工人們都在她的辦公室,見到她推門進來,熱烈的掌聲瞬間將她包圍。這時,工人代表手中捧著一個蛋糕走上前來,大家輕聲唱起了。“ 祝你生日快樂”…… 原來,今天是她的生日,她自己都忘記了。“ 他們說,我們想給你了一個驚喜,阮總,這段時間你實在太辛苦了。”說到這里,阮殿蓉眼里已經泛著淚花。

        回到老家休整幾個月后,同年 6 月, 她在昆明創立了六大茶山茶業公司。傾注了心血,積累多年,符合自己對普洱茶的一切構想,六大茶山初出茅廬就很快打開局面。當時六大茶山位于昆明關上區的廠部,環境整潔,煥然一新,一改傳統普洱茶生產車間陳陋無序的面貌,但創業路上一波三折,值六山五周年之際,一場無妄之災令公司損失慘重,2007 年在六大茶山廠房租用地的客運倉庫,因土地權屬爭議糾紛,昆明百貨站日新庫區在一夕之間被   夷為平地,造成直接經濟損失 7000 多萬,公司產值縮水近 3 億。當時的阮殿蓉尚身處杭州,然而,令人興嘆的是,遭此重創的阮殿蓉短短數月便收拾舊河山,在鳳慶重建了新的茶廠。很難想象是什么力量支撐著她前行,不過很多年后,她依然富于感情地描繪當時鳳慶茶廠重建的場面:許多昆明老廠的工人們扶老攜幼,拖兒帶女跟著自己來到鳳慶,有的婦女甚至還懷抱初生嬰兒。那個時候,她只有一個念頭: 咬一咬牙,不為別的,只要為了他們而堅強。這一咬牙,就是十載春秋。

        以“ 六大茶山”注冊公司品牌,寄托了自己的普洱情懷,意承先輩,以啟未來。在勐海茶廠任職期間,阮殿蓉不僅洞悉了普洱茶行業經營管理的門道,并在短期內通過自學、參加培訓,不斷提升了自己的普洱茶知識和人文素養,早在
2
005 年她就在云南日報開辟了“說茶” 專欄,推出了個人茶文化專著《我的人文普洱》,其中《陳年普洱茶:時間的重量》一文,節選入當年云南省高中語文會考試卷。

        在阮殿蓉看來,普洱茶首要的價值還在于飲用。她坦言,在入行之初,自己連紅綠茶都分不清,因此,感同身受體會到入門級產品對普通茶友的重要性,由此構想六大茶山開創消費型普洱茶的市場新版圖。以六大茶山俊昌窖藏 6 年、9 年、12 年系列產品為樣本,自2015 年,六大茶山通過不間斷的對比品鑒活動分析研究普洱茶的品質,服務合作伙伴和消費者,提出全新的普洱茶品鑒方法“ 63 方程式”,用辯證的思路解析六山茶,刪繁就簡,通過6 次出水,尋找茶葉沖泡基準參數;3 次開湯,尋找茶葉的品鑒誤差點,在品鑒過 程中,統一器皿、水溫、時間,控制變量, 展現一款茶的味道、產地、茶葉品種等。“ 63 方程式”為普通消費者提供了一種可復制的品鑒方式,彰顯產品的優劣,從而 反饋至生產一線進行品質改良。

微信圖片_20191223163436

        2016 年,六大茶山茶業投建落成占地 60 畝、儲量 5 萬噸原產地倉儲版納倉。版納作為古六大茶山所在地,茶馬古道 源頭,從原產地茶到原產地倉儲,打造從 “ 茶葉到茶杯一站式服務”。版納茶倉極具現代感、立體化容儲,流水線運作,集 文化、茶旅、商業為一體,意識領先,體 現了六山激流勇進的姿態。顯露在外的規 模足以堪稱原產地第一家,沉潛于內的體 量更像是一座宏偉建筑埋藏地底的基礎, 著眼于未來中期普洱茶倉儲品牌,跨區域 探索,早年在東莞、臨滄、昆明等地的倉 儲實驗逐漸集產地、工藝、年份成一家之 標準。

        執掌六大茶山門戶的阮殿蓉被視為家族“ 俊昌號”百年傳人,2013 年獲評中國茶葉行業年度十大經濟人物,身上頭銜無數,但她始終清醒認識到自己扮演的最重要的角色,是一名普洱茶經營者和實業家?;I劃中的位于賀開莊園的普洱茶實物檔案館,今年 3 月便可開放, 具有革新精神的阮殿蓉毫不諱言自己在某些方面適時的強硬手腕,不過,即便如此,這樣的強硬手腕,著上一身旗袍,也巧妙地戴上了絲絨手套,大概,這也源于普洱茶厚重文化的浸潤。

微信圖片_20191223163411






Copyright © 2020 云南六大茶山茶業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11001109號-1
辽宁体育频道快乐麻将 正规股票投资平台 实时股票行情走势图 江苏七位数开奖查询 深圳风采36期 爱配资网的微博 排列走势图五 中彩zzyzcczzyzus 北京快中彩开奖号码公告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遗漏手机版 幸运快3大小单双